前些日子看到水瓶子老師PO了日劇「三日月」的劇照,因為很喜歡永作博美及高僑一生,就去網路上找來看。接著就對這部劇的原始小說的作者有點好奇,在圖書館找了她的兩本書來看。

 

這兩本書我是交叉著看

 

我本來是先看「隨風飄舞的塑膠布」,看著看著覺得有點悶悶的,就翻閱起另外一本「永遠的出口」。剛開始看的時候以為是兒童文學作品,一來是簡介上有介紹森繪都小姐另有兒童文學著作,且小說的一開始是從主角童年開始敘述,看到中段以後才恍然發現,這本書並不是兒童文學,只是,她是從「童年」開始寫而已。就有點停頓下來,可能是因為我原本設定是希望看到她寫的「兒童文學」。

 

過了幾天,我陸續把「永遠的出口」讀完,因為轉換了心情和角度,覺得是閱讀起來很舒服的,喜歡的小說,書裡面寫的些橋段和心情,好像是自己(我想很多人也會這樣覺得)以前曾經度過的感受:青澀幼稚的歲月、尷尬無措一點都不想要再響起(笑)的往昔等等。

 

今天晚上因為想要用按摩器舒緩昨天的落枕,想接著把短篇集的「隨風飄舞的塑膠布」讀完,沒想到肩膀還沒按摩到,就沉迷到書裡。小孩先生都熟睡中,不會被打斷,覺得很順暢的讀完。

 

我自己讀書喜歡讀「讀起來很舒服」的書,尤其是遇到使用文字很精準的切進對事物與心境描述的文字,我會反覆的讀幾次,讀到心裡懂了,會覺得很舒暢。

 

森繪都小姐沒有用很詰屈聱牙的文字,梳理的很「舒服」的述說,很容易讓人把文字「滑」過去,幾個段落後,會猛然想起:「剛剛前面的那一段裡的那一句話,寫得好好喔」。

 

像是短篇小說裡最後一篇,在聯合國難民最高專員署工作的男主角對女主角說(也是封底介紹書摘的文字):「不要難過,里佳,我們不能輕易接受悲傷這種感情。人的生命、人的尊嚴、以及微不足道的幸福,都像塑膠布般會被輕易吹向空中,從眼前飛逝。」我讀著覺到「無常」。

 

我自己很喜歡讀日文的翻譯短篇或者小說,喜歡的作者很多,這個我真的要深深地對翻譯作者致上最高的敬意,她 / 他們把很多精粹都轉換得棒極了。

 

題外話是我曾經被「知識論」和「我思故我在」的某版本譯者搞瘋過,所幸後來有被其他版本的譯者拯救到

 

推薦給好朋友們,森繪都小姐!

 

IMG_20190321_020221.jpg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四月爆米花小魚 的頭像
四月爆米花小魚

四月小魚的生活雜貨店~~

四月爆米花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